新人应该会红 新人应该会红
有个妇人在回家之后,看到家里的狗倒在地上喘着。她马上将狗载去找兽医。兽医告诉她,因为还不知道呼吸困难的原因,所以必须将器官切开,把管子放到里面去才行,又说这看了会让人难以忍受,所以劝妇人先回家,把狗寄放在该处一晚。妇人一回到家,电话便马上响了起来。电话一接,原来是刚刚的兽医。"马上离开那间房子,然后到隔壁人家借电话叫员警!"原来,兽医在手术时,发现了让狗呼吸困难的原因。那是因为有东西卡在狗的喉咙,所以才会造成呼吸困难。而那卡在喉咙的东西,是人类的三根手指。员警到了妇人的家后,循着血迹,发现被狗咬掉手指的小偷,蹲在地上痛苦地压住自己手指被咬掉的部分
有一天,一个独居的年轻女子,她朋友来她的住处游玩。两人聊天聊到了非常晚,就在女子决定要睡觉的时候,她朋友突然说口渴,想要女子和她一起出去买果汁。女子说:"果汁冰箱就有啦。"但她朋友却说:"就今天,有种果汁我非喝到不可!"一点都不肯退让。因为朋友都意志坚定到这种地步了,女子也只好让她,不甘情不愿地陪她出去买果汁。一离开房间走了一会,朋友马上脸色大变地说:"有个男的拿着菜刀躲在你床底下!现在不能回房间,快点去找pol.ice吧!"
木匠背着重病妻子,走在山路上。路边有个山里小怪物,正在埋一个坏掉木偶,哭很伤心。木匠过去叮叮当当几下,就把木偶修好。见小怪物不哭了,他收起工具,背起妻子,又要继续赶路。忽然衣角被拉住了,小怪物踮脚摸了摸他妻子脉,高兴地说:“这个我知道怎么修!”
山怪吃了个胖和尚,化作他模样。第二天带迷路猎户下山,了顿斋饭。第三天捞出落井少女打算饱餐,她却合十双手朝它一拜,它挠挠头,回了一拜……第十天山顶上滚下巨石,山怪全身抵上,渐渐现出原型。身后忽伸来一双手,十天前吃掉那个胖和尚稳稳托住石块,朝它微微一笑。
“老和尚挂了,对就是很啰嗦总劝我投胎那个,上次给你缝脑袋那个,嗯,挂了,捐片眼角膜车还堵桥上了,破冰箱扛不住……”投河男湿淋淋地发着微信,割腕女幽幽抱着医用冰箱。司机打个喷嚏,感觉车里冷,他不知道全城鬼魂都聚集到这座高架桥上,想要渡一位僧人。
每天中午,他都要到马路对面那一家的饭店去吃饭。这里的家常菜做的不错,味道很适合他,只是稍微有点淡。“先生要不要加点盐?”每次去那家店,老板都会亲切地问他。而他每次都要,因为菜确实淡了点。今天中午,他惊讶地看到饭店被封了。“这家的老板是个神经病!”路人纷传着:“刚才被精神病医院抓走了。”“其实也很可怜啊!居然会把骨灰当成盐放在菜里”路人叹息着。他感到恶心,干呕。一股白色的灰尘从嘴里喷出来,象一股烟。
话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就在那条最长,最可怕的路上。计程车司机开过那里,有个妇人在路旁招手要上车。一路上蛮安静的,直到那妇人说话了,她说:“芒果给你吃,很好吃的哦”司机觉得很棒,就拿了。接着吃了一口……那妇人问:“好吃吗?”司机说:“好吃呀!”妇人又回了一句:“我生前也很喜欢吃芒果啊……”哇……&*$#@……司机一听到,吓得紧急刹车,面色翻白……只见那妇人慢慢把头倾到前面,对司机说“但我在生完小孩后,就不喜欢吃了……”
二位男子在万圣节化妆舞会后走路回家……他们经过一个墓园时,一时兴起要穿过此墓园。当他们走到一半时便被一声声叩-叩-叩的声音给吓住了。这声音是从某个阴暗处传出的,他们被吓得浑身发抖,接着他们发现有位老年人手执凿子正在凿一块墓碑。其中一位男子便说:“我的天啊。先生,我们以为你是鬼耶,这么晚了,你在这做什么啊?”老人骂道:“***,他们把我的名字拼错了!!”
以前打电话,号码不像现在用按的,是用手指一个有洞的圆盘用拨的。话说从前……小明家的电话号码是444─4444,常常有奇怪的电话打进来……某天午夜12点的时候,电话响了,小明拿起话筒。电话那头用凄惨的声音说:“请问这里是444─4444吗?可不可以帮我打119报警?我好惨啊!……”小明:“你去找别人帮你,不要来找我!”那人:“我只能打电话到444─4444,没办法打给别人。”小明吓死了,赶快挂上电话,只能打到444─4444?难道是鬼?!!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,小明不敢接,但是电话一直响……小明只好把电话接起来。那人:“请问这里是444─4444吗?可不可以帮我打119报警?我好惨啊!……我的手指卡在电话拨孔里!”
楚阳向去农村串门儿,在和亲戚们聊天时,亲戚告诉他,这里的厕所有鬼,不过,你不接触鬼的东西,鬼就不会伤害你。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因,到了晚上,楚阳向的肚子痛得要命。实在没办法,楚阳向只好怀着恐惧的心理,硬着头皮去了厕所。楚阳向刚蹲下,便听到鬼的声音:“要红色的手纸还是白色的手纸?”楚阳向知道不能接受鬼的东西,便答道:“我一直用报纸。”看样子,楚阳向是得了痢疾,过了不一会儿,楚阳向又跑到了厕所,不过,这次,他不再害怕了。鬼看到楚阳向后,又伸出手说道:“要《青年报》还是《北京晚报》?”“我一直用体育类报纸。”夜里,楚阳向第三次上厕所。“要《青年体育》还是《足球周报》?”鬼问。“……我……我只想撒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