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大宝 何大宝
何大宝
何大宝

2018-07-20

+ 关注
    俺村一气管炎,经常和老婆动武,每战必输。一次,两口子又打起来了,这次气管炎超水平发挥,居然把老婆骑在了身下。乒乒乓乓,然后,这家伙冲着围观看热闹的人群大吼一声:“大家快闪开,我要跑了!“
何大宝
何大宝

2018-07-20

+ 关注
海面上漂来一具浮尸,由于时间长了,从衣着、面目上都已无法辨认。只能够从下体可以辨认这是具男尸。全村的女人都围了过来,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家出海打渔的男人。  甲妇女曰:“不是俺姐夫,也不是俺男人!”  乙妇女曰:“不是村长,也不是书记!”  村里唯一的一个年轻寡妇走上前来,盯着男尸下体看了良久,长嘘一口气,对着众妇女挥了挥手说:“都回去吧,不是咱村的!”
何大宝
何大宝

2018-07-20

+ 关注
老憋调戏河蚌,河蚌一气之下咬住了老憋,憋强忍疼痛拖着河蚌在河滩上来回爬行。  青蛙见状敬佩的说:乖乖,憋哥混大了,散步都夹公文包了!